慢遊曼谷 – 出發前的小插曲

記得上次到泰國旅行是 2005 年,那年泰國曼谷國際機場還在興建。七年以後,再次踏上這片土地,曼谷機場已經蓋好,而且是世界聞名的知名機場—蘇凡納布 (Suvarnabhumi),在泰國語中的意思是指「黃金大地」。從 2006 年正式啟用後,就成了廣受矚目的焦點。不論機場的設計、建設及運輸量等,都成為東南亞首屈一指的國際型機場。

每次的出遊都會帶給許多的感受,這次也不例外,喜怒哀樂,五味雜陳,大概這就是旅行的意義吧。在接下來的幾篇《慢遊曼谷》文章中,將和跟大家細細分享。在出發到曼谷以前,發生了一些小趣事。

差點搭錯飛機

我喜歡乘坐晚上的航班,下班回家,放下工作的壓力,背上了行囊,迎接給自己的一個小旅行,小體驗。幾個小時前還在辦公室工作,幾個小時後就身在另外一個地方,感覺真是奇妙。

星期五的澳門國際機場裡濃罩著繁忙的氣氛。我的登機時間是晚上十點二十分。十點多,突然聽到廣播說亞洲航空前往曼谷的旅客可以登機,我連登機證也沒看便火速地走到登機口那兒排隊。輪到我的時候,檢查登機證的服務員把我欄了一下,他說不是這班,而這班編號跟我的那班只差最後一個數字。我當場糗了起來,默默回到冰冷的座位上,等待十來分鐘之後那班。怎麼會這兩個航班會幾乎是緊湊在一起呢?這個疑問很快就被解答。

非一般的飛機搭客

「亞洲航空前往曼谷正在登機……」廣播說。我仔細地聽著,也再三核對登機證上的看起來不顯眼的編號,我才慢慢地從冰冷的座位上動身起來。我排在隊伍中靠前的地方,隊伍排得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,曲曲歪歪,但我還是極力營造出需要排隊的氣氛。排在我後面是兩個女的,她們跟我站得很近,她們說話的內容我也不小心的聽得清清楚楚。她們應該原不相識的,也許在異國認識一些人,會為旅行增加一些樂趣吧。聽得出來她們倆來自不同的地方,一個操普通話的開口說話。

「是不是亞航?」甲女問。
「是的。那你是去曼谷嗎?」乙女說。乙的普通話說得不錯,不過聽得出來是澳門人。
「好像是吧……」甲女笑嘻嘻地回答。
「好像是?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去哪裡呢?」乙女接著說。「還好你是這一班,聽說前一班因為大霧而延遲了一個多小時。」

為什麼她不知道自己去曼谷?我跟乙女一樣冒起同樣的疑問。究竟有什麼內情?她正被一個黑暗集團操控著?她患有短暫失憶症嗎?還是她是一個不在乎目的地的遊子?我打量她一眼,卻找不到任何作為遊人的線索,沒有裝得下供幾天更換衣服的大背包,手中只挽著一個輕便的手提包。

機場巴士上,大陸同胞佔了絕大多數,奇怪的是,他們跟方才那個女的一樣,也找不到旅遊人仕的痕跡。

我尋找一個靠近窗口的位置靠著,而背後的幾個男生正在跟一個女在聊天。那幾個男生和一個女的應該互不認識,卻有共同的話題。男的看起來卅來歲,嬉皮笑臉地問旁邊的女生:「你會住哪?」彼此相識,結伴同遊的朋友很少會問及類似的問題?若是他們兩均不相識的話,提出這樣的問題,會否突兀了一點?「不知道,在機場吧! 不像你們那麼有錢,住得起大飯店!」女的答道。他們的話我聽到了,也聽懂了,大概了解是什麼意思。

澳門目前存在了一個現象,持旅遊證件的來澳門工作的大陸人很多,而且這幾年有一直持續增加的趨勢。他們逗留在澳的時間不能超過限定的天數。對很多國內的同胞來說,申請來澳門不是那麼簡易的事,尤其是國內的手續比較煩複,審批的時間也較長。這些人就會選擇找一個澳門以外的地方出境,曼谷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。為什麼是曼谷?你想想看,澳門去曼谷只需要要 2 個小時的,到了曼谷後,隔天就可以再回來澳門工作了。另外一個原因是,現在亞洲航空的機票不貴,以我這次來說,來回機票大概是 1400 塊澳門幣 (已包含各種稅項),花這小錢可以在澳門工作掙到大錢,也許也是值得的。

我爸有一次提到:「這些人也蠻辛苦的,掙回來的錢都不夠給航空公司!」說得也不無道理的。亞洲航空也因為多了這群的「過境旅客」,掙到不少錢。這些人大多數為了省錢,不會去找飯店,他們會在機場候機室等找個地方休息,待到隔天再坐飛機回澳門去,再投入他們的工作。

冒火的女人

有些人到曼谷只是為了取得返回澳門工作的便利,然而,還是有很多中國大陸的旅客,喜歡到泰國曼谷旅遊的,當天就要看到很多中國的旅遊人仕在海關等候過關。

聽說曼谷機場的海關在世界上頗有名氣的「慢」,大概是曼谷航班很多吧。我當地時間 12:04 到機場在海關排隊等待查驗蓋章就耗了快一個小時,過關的時間是 1:15。排隊過程中總會遇上插隊的中國人,這不是新鮮事,我也沒有太在意。你想想看,排在我前面的中國同胞對插在他前面的行為無慟於衷、一聲不吭,我又憑什麼理直氣壯說他們的不是呢?

在排隊的過程中,也發現了一件小事情。這小事情也蠻有啟發意義的。當大家極度氣忿難平時,會做出一些連自己也意想示到的事情,而且後果往往更是始料未及的。

我本來排在最後一排,排了十多分鐘,總感覺身處的這排的人好像沒有在動的,也許是海關處理的速度比較緩慢吧,我決定轉到了旁邊的另一排去。雖然說速度沒有快很多,但至少有逐步向前懦動的感覺,不至於呆在原地那麼難受。原來那一行的海關人員是個年過半百的女人,她對每個人的護照都仔細翻閱,頗為審慎。

輪到一對大陸的中年夫婦檢查護照時,他們大概站得更久不耐煩,女的氣沖沖的,把手上的護照丟給海關,她手交叉盤在胸前,護照在空中翻騰了幾個圈,沉澱澱地落在那個女海關臉前的桌子上。「啪」的一聲,似乎世界上沒有比這聲音更響亮。

女的把身子一扭,頭一抬,鼻子翹得高高的。那個女的海關頓時火冒三丈了,眼睛如著火似的說了幾句。女海關回過神,把她的護照翻了一翻,然後合上,把護照放在一旁,也把憤怒的心情放在一旁。海關沒有仔細檢查,也沒有蓋章,就把護照冷冷的擱在一邊。女的正要跟海關理論時,男的就走前,拿起被冰封的護照,跟那她的太太離開,他們走到我的行列重新排隊。

有些事情生氣也沒有用,如其生氣不能把問題解決,倒不如在當下好好地忍耐吧,以免遭至更巨大的損失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