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現輕旅行 – 旅行該學會的

那天在台灣,陰、雨。

雨天是在旅行者最不希望遇到的,就像請了假、準備好零食、滿心歡喜地期待著收看電視直播的球賽,呆呆地等了一個晚上,才發現自己搞錯了時間,心情極至失落又期待。失落是那場撲了個空的賽事,期待卻又變得那麼漫長、折磨。這又好比你準備了現金去買東西,結果到了店家才被告知東西已經賣完,感覺最是心痛。失落與期待的情緒在內心盤旋著,久久不能釋懷。
繼續閱讀 “花現輕旅行 – 旅行該學會的"

花現輕旅行 – 我在那兒見過櫻花

澳門有櫻花嗎?有!只是數量不多而已。

在我的印象中,二龍喉公園和盧九公園裡共種了三株山櫻樹,山櫻樹已經這片土地上植根了數十個寒暑,或者這就是「前人種樹,後人收成」的用意,讓子子孫孫們都欣賞到櫻花的美。

這幾株山櫻花長在不起眼的位置,如果遊人和一般澳門市民平日沒有特別留意的話,根本不容易發現。這些櫻花樹都長得不怎麼茁壯,花朵稀稀疏疏的,不知道是因為缺乏照料、修剪、施肥?還是由於澳門的氣候不太適合櫻花的生長。話說如此,凋零的幾朵掛在枝頭,每年仍吸引一些攝影人前來尋花拍照。我想,零零落落也是一種美吧。

繼續閱讀 “花現輕旅行 – 我在那兒見過櫻花"

花現輕旅行 – 台灣篇.粉色的世界

thumbnail

來到了士林,我們緊接著搭乘捷運,前往淡水站去。

二零零八年,是我第二次來台灣旅行。記得那天剛抵達台北,把行李搬到飯店房間後,便立刻到淡水老街去,在朋友的帶領之下,在短短的老街上邊逛、邊吃,可以消磨掉一整個晚上。

這是我第二來來到淡水,但這次來到淡水,不是為了回味那昔日的味道,而是當作是到日本東京前的攝影補習班。
繼續閱讀 “花現輕旅行 – 台灣篇.粉色的世界"

花現輕旅行 – 台灣篇.紫籐花下

thumbnail

沿山路上去,霧氣乘風向我們的臉上撲來,公路旁的大樹也被沾濕了。一陣陣風吹來,葉子上的水點滴滴答答地落下,我們的衣服也被弄濕了。

我們跟雲霧的距離愈來愈近,漸漸地被雲霧包圍著,前方的雲霧濃得伸手不見五指,我們決定停止前進,也選擇了附近的一家店來用午餐。
繼續閱讀 “花現輕旅行 – 台灣篇.紫籐花下"

花現輕旅行 – 台灣篇.霧裡賞花

thumbnail

我們沿山路走,不久便發現了一戶種植海芋的農家。這時的天氣,漸漸變得沒剛才的那麼晴朗,我們決定選最近的這家來參觀。

各家各戶的農田是用鐵絲網圍起來的,每塊農田相依相畏著,卻又自成一國。我們走近農田,農家的大姐問:「你們要拍照嗎?還是也要採花?」「拍照」和「採花」是兩個價位,前者為每人50塊台幣,後者為每人100塊台幣。我本來有計劃摘些回去,可以裝飾一下朋友的家,但心想買了拿著去那裡確實不太方便,後來決定選光拍照好了。
繼續閱讀 “花現輕旅行 – 台灣篇.霧裡賞花"

花現輕旅行 – 台灣篇.花兒限定

thumbnail

我最近這一、兩年才認識了這個詞語-「限定」,自從到過台灣、日本,才慢慢知道限定的意思。限定,從字面的意思就可以了解成「限制」、「規定」。「限定」,是相對於「普通」來說的。限定的數量會少與普通版,而且形式上也會有很大的不同。舉個例子,某商店最近入了一批新的包包,其中一款是限定,那樣式肯定跟別的不同,價值更高,也更吸引紳士名媛爭相購入。 繼續閱讀 “花現輕旅行 – 台灣篇.花兒限定"

花現輕旅行 – 台灣篇.美食與我

thumbnail

跟朋友碰面後,就到一家以義大利麵聞名的餐廳用晚餐,這家叫夏諾瓦餐廳位於新竹市東區。朋友說同事有跟他介紹過這家店,好像還不錯的,於是我們就來吃看看。

如果問我同樣的問題,給你介紹澳門有什麼東西好吃?哪一家餐廳有名?我大概說不出有哪些值得推薦的,頂多在自己珍藏的美食名單中,搬出一、兩家曾經吃過,感覺還不錯的,比如位於媽閣廟附近的義大利餐店、還有公司聚餐常到的凱旋門港式飲茶之類的。一個朋友不多、不常在外面用餐、每頓午餐都是吃前一個晚上準備好的便當的人,給不到自己理由出去見見世面,嚐試澳門的各處美食。每次遇到這樣的提問,我都會尷尷尬尬地、戰戰競競地說出上面兩家店的名字,看來口袋中要多放幾個名單才行了!
繼續閱讀 “花現輕旅行 – 台灣篇.美食與我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