枯山水在澳門

山是空靈的,水是流動的,在「山」和「水」的前面加上一個「枯」字,彷彿空靈和流動瞬間停止,世界也跟著靜了下來。

枯山水是日本的庭園設計,以石頭、沙子、植物等自然元素表達佛教禪宗的思想。眼前的事物表面上是靜止不動的,卻在將它們組合起來後,形成一種動態的感覺,宛如融霧在山間浮動,小石頭就像流水一般的流轉。

我走在盧九公園的新設計的枯山水庭園,彷彿看到了日本庭園的一些影子,同時也結合了中式的元素,增加了不少盆景和綠植。人們可以踏在仿真的石板上,近距離接觸枯山水,小孩子在庭園中追逐嬉戲,讓靜止的氣氛活躍起來。

枯山水在澳門
繼續閱讀 “枯山水在澳門"

煙花

盛夏的晚上窗外面傳來隆隆的聲響,遠方的天空閃爍著煙火的光芒,煙火的火苗從海上延伸到半空,細細長長的,然後瞬間爆發出巨大的火光,也在瞬間發出炫目的光芒。煙火在空中擴散著、變換著, 也在瞬間消失了,化成一縷煙。

這就是煙火,港澳地區人們會把它叫做「煙花」,我喜歡這個名稱。煙火如花一樣在天空中盛開,璀璨耀目,卻在華麗綻放以後化成一縷煙。

所有美好的事情都不會長久的、也留不住的,我們不必強求,也不必在意太多,只要我們曾經擁有過、感受過,曾經聚在一起看著那夜裡的煙火,一起歡呼,那就是無比的幸福。

2018 fireworks in macau
繼續閱讀 “煙花"

雨後彩虹、日落餘霞

離開了一家工作了快十年的公司,重新投入新的工作,對於一個不愛變動的我來說,是莫大的挑戰。

在多數人的想法中,像我這個年紀的人,應該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豐厚的收入,萬眾仰望的職位。但,現在的我是從頭開始,像一個剛剛畢業出來的學生,一個初出茅廬踏入社會的新鮮人,更像是一個在溫室裡培養的小苗將拿到戶外放養。

面對新的工作,是一種撲面而來的新鮮感,那些在以前公司很少機會接觸的工作內容,我得比所有人更加投入,花更多的時間做資料的蒐集,以及找參考資料,下班後去上課進修;每天提早上班,盡量把工作完成再回家休息。面對新的同事,是一種跟外面世界接觸的橋樑,跟年輕人接觸與溝通,彷佛我又回到了青澀的年代,讓我看到那個年輕時候的自己。

我靠在窗邊,看著那雨後的彩虹,那日落西山後留下的餘霞,好像告訴了我,雨後可見彩虹,日落後還會有燦爛的景象。

窗外
繼續閱讀 “雨後彩虹、日落餘霞"

雨後清晨

Morning Macau

雨下了一個星期多,總覺得有點鬱悶,到底何時才會天晴呢?

清晨四點半習慣性的醒來,我起了床,拉開窗簾,眼前的景物都染成一片蔚藍,像仍浸泡在藍色的染缸裡似的。四周寂靜,連平日最會放聲歌唱的小鳥都顯得特別安靜,或許是因為這是一個沒風沒雨的早晨,連牠們都想多睡一會兒吧。
繼續閱讀 “雨後清晨"

光影花海 II

光影花海

朋友從包裡拿出了一個水晶球,據說這水晶球已經買了許久,卻一直放在家裡一個安全的地方,一躺就是好幾個春秋。這水晶球不是用來占卜的,當然也看不透前世和來世,那只是拍照的道具。在水晶球裡看出來的事物是上下顛倒的,花朵也變得反過來的樣子。我們把鏡頭對著水晶球拍照,四周的花朵都化成的散景。「顛倒也是一種美。」我這樣說。這種那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,只要我們可以換一個角度、換一個立場,那種不一樣的美也是成立的、也是自然的。
繼續閱讀 “光影花海 II"

跨海去

中銀慈善行

我們在嘉樂庇大橋的人生路上走著,狹窄的路面只容的下一個人通過,所以大家都一個跟著一個,有條不紊地一步步跨過了橋,迎著疾風,不到一個小時便從氹仔走到了澳門。

這是我第二次徒步過橋,第一次是許多年前為了滿足內心的一團對攝影的熱忱,獨自一個人跨上了大橋;今天就不一樣了,有了一大夥同伴為了慈善一起徒步,這份感覺並不孤單,而且還挺有意思的。
繼續閱讀 “跨海去"